閱享閣 > 軍事小說 > 神醫王妃又嬌又辣 > 第254章 他就是個廢物

    測試廣告1「怎麼會呢?大姐,你誤會了,父王母妃沒有這個意思,他們只是……只是在開玩笑,父王母妃,你們也都別說了,大姐真的是為我好!」顧玉華越發慌了,趕緊說道。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

    顧錦程看到顧飛雪語氣軟了,還以為她心虛了,越發不依不饒地說:「玉華,你不用害怕,既然飛雪把話說到這兒了,那就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飛雪,你說,我倒要聽聽玉華到底做了什麼,惹的你這麼不高興,如此容不下他!」

    顧飛雪看一眼急要吐血的顧玉華,嘲諷地笑了一聲說:「父王,你真以為顧玉華這些年在書院用心讀書嗎?錯,他根本就沒有!他自恃有沈家和父王給他撐腰,將來進入官場是板上釘釘的事,定能飛黃騰達,他怎可能用功讀書?這些年他只知道吃喝玩樂逛青樓,半點真才實學都沒有,你們還有臉把他往我夫君跟前推?」

    這話猶如晴天霹靂,震的顧錦程和沈芷青整個人都是懵的,兩人下意識地看向對方,有種自己是在做夢的感覺!

    他們一直以為這些年顧玉華在雲峰書院用功刻苦,得到了先生們的讚揚和重視,他們一定會把他推到朝中重臣門下當門生,將來在朝為官也是順理成章之事。

    可是顧飛雪說的到底是什麼鬼,這怎麼可能!

    「顧飛雪,你說夠了沒有?還不閉嘴!」顧玉華被揭穿了秘密,惱羞成怒,抓起一個茶杯就砸了過去。

    蕭涼川只一抬手,一縷指風擊中茶杯,卻並沒有碎,一個迴旋,飛回去,碰,砸在了顧玉華的額頭上。

    顧玉華「嗷」的痛叫一聲,手捂着額頭,眼淚都流下來了。

    蕭涼川用的勁並不大,沒有讓他頭破血流,卻也讓他額頭腫了一個包。

    「玉華!」沈芷青第一個反應過來,趕緊扶住顧玉華,臉色卻是蒼白的,甚至顧不上看一看他傷的怎麼樣,急切地問,「你老實告訴我,飛雪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是這樣的嗎?」

    這怎麼可能呢?!

    玉華一直是一個懂事的好孩子,從來沒有騙過她,沒有做出讓她生氣的事,她對玉華也一直很放心的。

    可顧飛雪所說不可能是空穴來風,難道這麼多年,真的是玉華在騙她嗎?

    「母妃,你不要聽大姐亂說,沒、沒有的事,根本就不是這樣的!」顧玉華一邊捂着額頭,一邊呲牙咧嘴地否認。

    「這不可能!」顧錦程這會兒也回過神來,臉無血色地叫,「飛雪,你怎麼能如此污衊玉華,他怎麼可能會是這樣?他的學識才華書院裡的先生們都可以作證,還有他每次考試都是名列前茅,這總做不的假吧?」

    顧玉華聽這話臉色越發的不好看了,拽了一下顧錦程的袖子,說:「父王,其實你不必——」

    「玉華,你不必怕!」顧錦程反手壓住了顧玉華的肩膀,眼神堅定地看着他,一副自有我為你做主的樣子,「今天一定要把話說清楚,讓王爺和飛雪知道你這些年在書院是如何用功努力的,絕不能讓人小看了去!」

    顧玉華卻是暗暗叫苦,若真如父王所說,他這些年在書院成績斐然倒也罷了,可是真實情況根本就不是這樣,他的秘密要被揭穿了,怎麼辦!

    「父王說的是啊,話不說不明,既然已經說到這兒了,父王王妃,那你們就好好問一問顧玉華,這些年他在書院到底學到了什麼?」顧飛雪的眼神中帶着嘲諷和憐憫,「他說他在書院很用功,你們就信?他平時在書院怎樣,你們親眼看到過嗎?」

    「這還用親眼看嗎?」顧錦程憤怒一拍桌子,「每年兩次的考試,玉華的成績我們又不是看不到,還有書院裡的先生們也時常對玉華稱讚有加,這些難道都是假的嗎?」

    「說來說去,父王對顧玉華這些年的所做所為,都是聽說罷了。這當然可以是假的了,父王也在官場沉浮了十幾年,這裡面的道道還用得着我詳細說嗎?」顧飛雪挑了挑眉,不知該嘲笑父王的天真,還是不齒於他的逃避。

    其實她的話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再加上顧玉華的反應擺在那裡,她就不信父王一點也看不出破綻。

    只是父王越是想象到某種可能,就越恐懼,越不敢面對。

    顧錦程的臉色果然無比難看,顫抖着手指着顧飛雪,厲聲罵:「你鬧夠了沒有?是誰讓你污衊玉華的?毀了他的名聲對你有什麼好處?你別忘了,你們兩個可是親姐弟,你就這樣往死里毀他嗎?」

    話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