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軍事小說 > 將軍好兇猛 > 第三十六章 潛流

    測試廣告1史軫沒有與武威郡王趙翼一起前往襄陽,而是拖後幾日才成行。看書否 www.kanshufou.com

    倘若真有暗流潛藏在襄陽的水面之下,也需要武威郡王回到襄陽之後發酵幾天,暗流才會洶湧詭譎起來。

    襄陽,刑部待郎晉莊成家宅明燭高懸、燈火通明。

    襄陽城狹仄,迄今還未能籌足錢糧擴建外城,周鶴、高純年等人也無意在襄陽擴建外城。

    因此,晉氏家財萬貫,晉莊成位高權重,但晉氏府宅前後五進、東西三跨,總計才七八十間房,也是狹仄得很。

    晉莊成平時會客的問梅堂,狹小的天井僅七八步見方,栽種一株老梅,便容納不下別的花花草草,平日裡也顯得晦暗無明。

    晉成莊與趙范隔着八仙桌飲茶,長子晉玉柱陪坐一旁,晉龍泉站在晉成莊身側聽候吩咐,借着燭火暗暗觀察趙范晦澀如深的神色。

    「汴梁雖立偽楚,但終究難抵河淮殘破,岳海樓這個偽楚樞密使,糾結五六萬殘兵敗將,也只能以詐計賺劉獻,在桐柏山受挫卻是必然之事,實在不值得大題小作,」趙范端起雪白剔透的茶盞,將茶葉輕輕吹開到一邊,慢騰騰的說道,「晉公可還記得我年前捎來的信中早就有這樣的斷言?」

    「不假,趙兄年前信中確實有說楚山、南陽應無憂!」晉莊成說道。

    「這並非什麼難斷之事,想河洛在平陸抵擋虜兵逾一年之久,也令虜兵難進寸步,」趙范幽幽說道,「但時日拖久,就怕這形勢再難維持,晉公還是要早作準備,將晉老太公從泌陽接來襄陽,以防不測啊」

    晉莊成端起茶盞,看着青翠茶葉在水中浮沉,沒有應和趙范這話。

    卻是晉莊成的長子晉玉柱按捺不住,帶着些怨氣的說道:「倘若淮上守不住,接到襄陽又有何益,虜兵攻破舞陽、楚山,經南陽兵臨襄陽,不過是晝夜之間的事情!」

    「玉柱,莫說這些喪氣話,」晉莊成瞪了長子一眼,制止他胡亂說話,又朝趙范笑道,「靖勝侯乃國之干城,有他鎮戍楚山,襄陽當無憂!」

    趙范笑道:「諸公身家性命皆在襄陽,靖勝侯不是干城也是干城了!靖勝侯功勳卓越,已入當世名將之列,但年過弱冠,卻遲遲都無婚配。我這次到襄陽來,聽人說靖勝侯對纓雲公主有救護之恩,滿朝公侯就沒有一個急人之所想的?」

    「呵呵,」晉莊成都不許其子在外人面前胡亂議論淮上防禦之事,又怎會在這事上插嘴,只是舉起茶盞,笑着說道,「當世飲茶,需煮沸去沫,甚是繁瑣,這沏泡之法聽說還是靖勝侯所創,初時襄陽眾人還頗有些不習慣,此時楚山之茶已風靡全城。我宅子裡的茶,都是楚山所贈上品,趙公覺得如何?」

    晉莊成拿茶說事,以示晉氏與楚山關係密切,趙范心裡只是冷笑,微笑道:

    「確實不錯,卻不知楚山之茶有何妙法,有機會還要找靖勝侯討教一二。」

    晉莊成始終不接話茬,喝過幾盞茶,趙范便告辭而去。

    晉玉柱送李范出大門,折返問梅堂,見其父晉莊成坐在堂上一副愁眉莫展的樣子,忍不住說道:「我覺得趙范所言不虛,襄陽與淮上有如雞子與蛋殼,虜兵這次進攻淮上不成,乃精兵強將都用於河洛、淮南,待其調整部署,淮上難以持久,襄陽真就危險了啊!」

    「朝堂大計,有諸公與謀,要你插什麼嘴?」晉莊成瞪了晉玉柱一眼,教訓道,「你當趙范今日登門,是好意來提醒我們的嗎?你給我記住,不管趙范所言有幾分道理,這事都輪不到我們出頭。你在外面,也絕不可議論這事!」

    晉龍泉站在一旁問道:「鄭屠送了一些茶葉過來,府上可要備些禮回贈?」

    「當然要,龍泉你到庫房挑起珍稀玩物送過去,但不要多嘴說什麼。」晉莊成吩咐道。

    桐柏山自古以來就盛產茶藥,但要認真細數來,淮源地處桐柏山南嶺西段及北嶺,山勢崔巍,谷深壑險,低崗丘陵也多儘可能開墾種植糧桑,茶葉產出有限。

    信陽、羅山兩縣以及淮水北岸的真陽縣,有大片溪河與淮水交匯的沖積平川,民眾不缺土地耕種,師溪河兩岸以及石門嶺以東及鐵幕山的大片低崗丘陵,數百年來開闢種植不計其數的茶莊茶園,每年所出新茶高達上萬擔。

    不過,以往桐柏山茶都是採摘後壓製成餅,飲時碾碎煮沸,與別地茶葉相比,並沒有自傲的特色。

    雖說楚山眾人這些年來飲茶都是採摘新

更俗經典小說:大荒蠻神  山河英雄志  非洲酋長  神之血裔  踏天無痕  山河英雄志  
相鄰:邪主沉浮 終極少爺 靜州往事 逆天雷君 護美神醫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