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院子裡的人早在聽到屋裡的動靜時便看了過來,但都毫無例外的被紀桃桃他們姐弟給驚到了。詞字閣http://m.cizige.com

    不僅是他們,就連傅淵森也有些意外和無奈。

    「媳婦,下次這種遊戲你能不能只跟我玩?」

    「不能!」

    紀桃桃抱着紀冬霖的腦袋拒絕得非常乾脆。

    其實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想坐在紀冬霖的肩上看風景。

    她想這麼做,紀冬霖也願意讓她坐,她也就坐了。

    「你是我老公,我什麼時候都能跟你玩,但弟弟不一樣,過了現在以後想再欺負他,他同意他媳婦都不會同意,我要趁他現在年紀小,沒找對象,多欺負欺負他!」

    傅淵森:「……」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同情自己還是該同情紀冬霖。

    「放心,以後我有媳婦了也陪你玩這種幼稚的遊戲,只要你嫌丟人,我無所謂的。」

    難得他姐有這麼孩子氣的時候,他願意捨命陪君子,但他心裡也知道紀桃桃之所以會和他玩這種遊戲是因為他在她心裡還只是一個孩子,算不得男人,因此,她在他面前不用假裝成熟。

    她除了結婚早以外,本質上還只是一個孩子。

    「你要出去嗎?」紀冬霖問。

    「這,要不算了?」

    在家裡玩玩還行,真這麼坐在自個弟弟肩上出門溜達,紀桃桃心裡還是有些虛,但又有些嚮往。

    宋老幺怕紀桃桃會摔下來。

    他伸着雙手亦步亦趨的跟在紀冬霖他們姐弟後面。

    紀冬霖聽出紀桃桃聲音里的嚮往後,毫不猶豫的向院子裡走出去。

    他剛走沒兩步就被紀桃桃叫停了。

    「算了,算了,我們還是別出門了,萬一讓院子裡的人看見也太丟你姐夫的臉了!」

    「姐夫不在乎!」

    「我在乎呀,我可是傅家如今的當家母主,你見誰家的當家主母坐自個弟弟肩上到處溜達的,我還是想稍微保持下形象!」

    紀冬霖:「……」

    這話說的好像也沒錯。

    「我想下來了,你放我下來!」

    紀桃桃怕紀冬霖太累也沒敢在他肩上多坐,但那感覺還挺稀奇的。

    她的雙腳剛落地便聽見宋老幺道:「難怪你之前看到人家小女孩坐在父親就兩眼放光,原來你是也想坐,分分鐘就能滿足你,你至於憋這麼久?」

    「你是能分分鐘滿足我的這個小心愿,那我也得好意思坐才行呀!」

    她連自個老爹的肩膀都不好意思坐又怎麼會坐在自個助理的肩上,何況,傅淵森還不在身邊,別回頭沒事都傳出事情來,更何況,她懂什麼叫男女之防。

    雖說紀冬霖今年19歲,但紀家這麼多人中只有她倆長得很像,因此,她坐在紀冬霖的肩上沒有任何心裡負擔,好在紀冬霖足夠的強壯,扛個九十來斤的她沒有任何問題。

    紀桃桃和宋老幺的話讓傅淵森和紀冬霖以及紀家其他人皆一怔。

    宋老幺開口之前他們一直以為紀桃桃和紀冬霖是鬧着玩的。

    沒想到紀桃桃真實的心愿是坐在自個父親的肩上四處溜達,只是以前在韓家韓愛軍沒能滿足她,韓熠熠和她關係是好,但他本質上是一個大男子主義的人。

    他不可能將自個妹妹扛在肩上到處玩。

    甘雪珍和韓愛軍也不會允許他這麼做。

    在他們的概念里,女孩是沒有騎在兒子頭上的。

    只有真正疼愛女兒的人家才會將女兒扛在肩上寵,因此,直到原主離開,她這個小小的心愿也沒能得到滿足。

    小桃花精也是在和她徹底融合之後才了解到她的這些個小心愿。

    在條件允許的情況,她也願意去想辦法滿足她的這些小心愿。

    「要不我在扛你轉兩圈?」紀冬霖問。

    不等紀桃桃說話,他補充道:「你這點重量對我來說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弟弟,別小看你姐姐用來吃飯的手藝,何況,我剛才已經體驗過了,這就夠了。」

    說完,紀桃桃便沖宋老幺使了個眼神。

    宋老幺瞭然的攬住紀冬霖肩膀道:「走,哥給你按按去,這種力氣活也只適合哥來干!」

    紀冬霖逞強道:「我真沒

姚清河經典小說:重生校園學霸:軍少,強勢寵  錦鯉老婆你好甜  新晉嬌妻:腹黑總裁,愛不夠  新婚蜜愛:邵爺,甜甜寵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