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玄幻小說 > 陽間借命人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老劉的套路

    測試廣告1    實際上,把老劉的話反過來說就對了。讀字閣 www.duzige.com

    不是君寄雪找了老劉,而是老劉找了君寄雪,從他那拿走了春秋簡。

    老劉身上的浩然正氣,是他從春秋簡上移花接木借過來的東西,雖然沒法跟人直接動手,但是唬人還是可以的。

    老劉想要安排下一步動作,就得名正言順地讓自己用不了儒門正氣。

    外面的禁儒樁,剛好可以完美解決掉老劉的問題。

    如果說,沒被禁足的老劉,是一頭收斂了爪牙的猛虎,讓人不敢輕易撩撥。

    現在的老劉,就是藏在沙土下的蠍子,隨時都可以向獵物發出致命一擊。

    嚴興卻只覺得老劉高深莫測,乖乖說道:「嚴家先祖曾經留下過私心,在半賢莊建莊的時候,悄悄修建了一條逃生密道。」

    「這條密道,只有嚴家的家主和鎮守碑林的大儒兩個人知道。」

    老劉沉聲道:「密道的出口和入口都在什麼地方?」

    嚴興回答道:「外出口在後山,內入口就在碑林的一角。」

    「嗯?」老劉看向嚴興:「你說,入口在碑林?半賢莊一旦發生劇變,你們要去碑林逃生?」

    嚴興深深低頭道:「在先祖看來,能夠保存嚴家精英才是延續嚴家的關鍵,至於其他弟子,只能……只能為大義殉道了。」

    「嗯!」老劉表情發冷,心裡卻在暗暗高興:「說吧!怎麼進入密道。」

    嚴興一五一十地說出了開啟密道的辦法,老劉也給我們傳來消息。

    半賢莊雖然封閉了山門,卻沒有隔絕消息。加上陳疏雨的傳訊秘法,老劉的消息也順利地傳到了我的手裡。

    我拿着消息不由得一陣為難:「我們應該怎麼應對眼前的局面?」

    王屠夫道:「要不,我們兵分三路,兩路人馬按照圖紙上的路線進莊,一路按喬老頭的說法走,一路直走中間。」

    「李魄,你和葉陽從嚴家密道進莊,直達碑林。」

    「我們替你吸引夏川的注意力,你去辦你的事情。」

    我沉吟道:「不行,你們吸引不了對方注意。」

    「夏川既然在地下密道留下了陷阱,就會有所監視。我不出現,他不會上當。」

    我沉聲道:「我們全都進嚴家地道,直達碑林。」

    王屠夫道:「夏川應該已經推算到我們回來的大體時間了,如果,我們不出現,他不是一樣好產生懷疑?」

    我搖頭道:「老劉既然能給我們傳信,就說明他沒事兒。以那個老東西的性格,不會這麼消停。我估計,他下一步就能把半賢莊鬧得天翻地覆。」

    「我們先走!」

    事實證明,我的判斷沒錯。

    我們幾個人悄悄繞到半賢莊後山的時候,老劉先一步在半賢莊裡動手了。

    那時候的嚴興一直在眼巴巴地看着老劉:「先生,兩界堂那邊有回信麼?」

    「我們這樣等下去的話,半賢莊不知道還要損失多少弟子?」

    「我們是不是……是不是應該有所行動?」

    老劉搖着扇子道:「嚴興啊!我問你一個問題。」

    「古時候的文官都是儒家弟子,尤其明清更是如此。為什麼這些人有正有邪,有忠有奸,有能臣也有梟雄?」

    嚴興低着頭道:「學生……學生不知道怎麼回答。」

    老劉笑道:「你不是不知道怎麼回答,而是不敢回答。好了,你去休息吧!剩下是事情,我來做就可以。」

    嚴興把頭垂得更低:「學生想要侍奉先生左右!」

    老劉笑道:「既然如此,你留下也無妨!」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自號:懺魂麼?」

    老劉不等嚴興回答就說道:「懺魂之意,就是發自於靈魂的懺悔。懺我之魂,也引人懺魂。」

    「這世上沒有無錯之人,只有,有錯而不知錯的人。」

    「只有從靈魂深處的拷問,才能正心,正氣。你說是嗎?」

    嚴興五體投地:「學生謹遵老師教誨!」

    我後來聽到老劉給我講這段過程時,聽了個糊裡糊塗,我還特意問過他:你說那都是什麼?

    老劉告訴我: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說的什麼?

    想要糊弄學問比你高的人,你就

苗棋淼經典小說:邪氣兒  大先生  奉天承運  神話禁區  神隱  異常生物調查局  
相鄰:姿勢男的無限奇妙之旅 師父個個太絕色 胭脂仙 誤長生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