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佛門鹹魚的苦逼日常 > 第二〇三章 小樹

    雖然起個「寒寺」的名字,緣行這裡其實就是一座小廟。樂筆趣 www.lebiqu.com

    坐落在正中間,面積最大的當然是佛堂,也是他每日早課的地方。

    從側門拐進去是生活區,圍繞着裝修雅致的小院子。僧舍、齋堂、客房都有,可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秦父秦母儘管沒來過幾次,但這裡結構簡單,絕不會找錯。

    其實,就這點距離,緣行一個邁步差不多就能攔住父母,但他敢嗎?

    只能愁眉苦臉,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面。

    剛推開門,秦母眼睛便是一亮,難抑激動的朝房間正中央擺放的兒童搖床走去。

    搖床內的孩子此刻睡得正香,小嘴巴抿在一起,鼻頭一顆大泡泡隨着呼吸微微顫動。

    秦母放輕了腳步,緩緩靠近,看到孩子那張小臉,她眼裡似乎要凝出水來了。

    秦父打算摸摸孩子,手剛伸出去就被輕輕拍打了一下,抬頭正見老婆瞪着自己,忙醒悟過來,尷尬的收回手。看了沒一會兒,他一反往日的嚴肅,咧開嘴,無聲的傻笑起來。

    老夫妻就這樣微微彎着腰,直勾勾的看着搖床上的孩子熟睡。滿心喜愛的他們自不覺得什麼,身後的緣行卻替他們感到累。

    「媽……」他想勸勸,可剛出口一個字,就結結實實挨了兩記眼刀。

    得!他砸吧砸吧嘴,見父母又轉頭繼續盯着孩子看,也不自討沒趣了。輕手輕腳的打開衣櫃,將早課時披上的袈裟解下,整齊的疊放好,轉身出門。

    給電水壺插上電,又按下了保溫按鈕。他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估計孩子不會這麼快起來,便又拎了長杆掃帚,開始清掃工作。

    先從小院掃起,然後迴廊、前院。

    許是真的累了,僧舍內的秦母終於直起腰,將視線從孩子身上挪了開,轉頭打量起身處的這個房間。

    緣行的新住所她還從未進來過,與猜想的差不多,這裡布置得非常簡單。如果不是書桌上那台老舊的檯燈,無法想象這竟然是一個現代人的居所。

    米色的落地窗簾拉來了一道縫隙,陽光凝聚成光柱照在書桌上。檯燈下,鋪着謄抄一半的經文,黑色字跡整齊乾淨,極富美感。筆記本電腦被裝在包里,與一摞經書在一起靜靜占據角落,擺放的規整有矩井井有條。

    從老宅拉來的舊衣櫃靠在牆上,櫃門鏡子已經開裂,被透明膠布粘着,勉強還算完整。

    簡陋的單人木板床被褥齊整,攤開着一件灰色袍子,袖子上的補丁顯然沒有縫完,針線還留在上面。

    她靜靜的繞着房間轉了一圈,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眶漸漸紅了。

    秦父上前,左手撫在妻子背上,柔聲勸慰:「這麼多年,還沒想開麼?」

    秦母橫了他一眼,並未答話,只是別過頭去,用手擦拭眼角。

    秦父嘆息一聲,恰在此時,搖床內傳出了動靜,夫妻倆俱都收斂情緒,急忙圍攏過去。

    床上的小人兒已然醒了,哼哼唧唧的原打算哭的,可看到面前突然冒出來的兩顆大腦袋。大眼睛眨呀眨,愣是將眼淚憋了回去,一隻小胖手伸出薄被外,隔空打招呼似的揮舞了幾下,然後裹着手指頭,眼睫毛撲閃撲閃的,直愣愣看着搖床外的兩個人,樣子蠢萌可愛極了。

    「哎呦……」秦母感覺自己的心都化了,一把將孩子抱起,對着丈夫道:「你看,簡直跟秦空小時候一模一樣。」

    「是啊,尤其這雙眼睛,真的太像了。」秦父也湊上前,欣喜的說道。

    可秦母卻突然不悅的哼道:「真是,哪有給小孩玩這個的?」她說着抬起幼兒的另一隻手,方才因為藏在被裡,他們竟然都忽略了。這時才發現,孩子手中竟然緊緊攥着一串珠子。

    那是僧人佩戴的掛珠。

    秦父不由皺眉,之後兩夫妻下定決心般齊齊點頭,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不行,這孩子絕對不能留在廟裡。

    ----------

    儘管需要分出精力照顧一個小孩子,可工作與修行其實並未耽擱多少,小廟院子每日都有打理,清掃起來非常容易。

    緣行在磨時間,他不怕父母的責難,回來的第一天,他便已經做好準備,連說辭都打好了腹稿。

    只不過,抱着孩子上門的場景出現了一點點的變化,稍微被動了些,可事情總要面對不是?而且父母嘛,總是能夠溝

相鄰:逆天外掛系統 重生之絕世神醫 靈魂線偶 嫿地為牢:Hello,神探先生 南朝明月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