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享閣 > 仙俠小說 > 柚園 > 第一百二十七章(明天客戶端精選頁古言精品推薦??感恩相遇)

第一百二十七章(明天客戶端精選頁古言精品推薦??感恩相遇)(1 / 2)

    一眾兄弟姊妹之中,雖說各自懷有心思,可獨以黃鴻煊的最為複雜。墨子閣 m.mozige.com

    剛才當着柳韻琴與其他兄弟姊妹的面,他極力克制着自己的悲傷與壓力,現在離開了眾人,他的情緒像打開了閘門似的,完全涌了上來。

    他不能告訴這一屋子男女老少,上海那邊如今虧空的金額之巨,更不能讓已然悲傷的母親知道,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她的至親外甥。

    黃鴻煊徘徊在花園裡,內心的悲傷打得他痛徹心扉,他已經絲毫感覺不到深秋夜晚的濕冷。

    「鴻煊,入了夜,園子裡濕氣重,當心受涼。」林卿卿走到他身旁,為他披了一件外衣。

    「卿卿,你不是在母親房裡嗎,什麼時候出來的?」黃鴻煊轉過身,問道。

    「母親一直在哭,二姐說我們這許多人在,會惹了她更傷心…所以我就出來了…」林卿卿望着他,「我回房沒見到你,就想着來園子裡看看。」

    「卿卿,對不起,害你為我操心…」黃鴻煊眼裡閃過一絲晶瑩。

    「我雖然沒有辦法幫你去扛這副擔子,卻能理解你的感受。」林卿卿講到這裡,也有些哽咽了,「鴻煊,事情已經發生了,縱是傷心難過也於事無補…」

    「二姐說,父親之所以走得匆忙,也是因為商館的事情所致。所以,鴻煊,我們要想法子保住這個商館,護住這個家,如此才能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靈。」

    林卿卿的這一番話,觸動了黃鴻煊滿腹的心事。面對着自己的愛人,他再也抑制不住,落下淚來。

    「卿卿,大哥這次是被宥利表哥給設計了…整整一千萬啊,商館內外的帳我都查了,能抽出來的活錢根本填不了這個窟窿。」

    林卿卿做夢也料想不到這筆虧空的金額有如此龐大,她震驚之餘更多的是開始去尋思事情的來龍去脈。

    「即便我們再傷心,也不能只在這裡掉眼淚。」林卿卿拉住他的手,「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鴻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林卿卿見到許楉桐的時候,是在黃廷承的葬禮上。

    黃府諾大的客廳里撤去了一切華麗的擺設,靈桌兩旁整齊擺放着親眷友人送來的花圈。可因為突然遭遇的變故,除去往來頻繁的親眷,前來弔唁的賓客不過寥寥。

    全身孝服的柳韻琴帶着兩個姨太太與兒媳、女兒跪在了靈堂的右側,黃鴻燦與黃鴻煊兄弟兩個攜同了女婿則在靈堂的左側跪下。

    靈堂上,前來弔唁的人依次上前獻花鞠躬,黃家的妻妾子女便叩頭回禮。

    蓋棺之前,所有在場的人都繞着棺木去做最後的告別。當日那個叱咤商場的黃廷承,就這樣靜靜地躺在冰冷的棺木里,蒼白的臉上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神采飛揚。

    柳韻琴巍巍顫顫地被兒女們扶了起身,她從清早到現在,不曉得已經哭了多少場,加上這些日子每每夜裡哭醒,此時已經渾身綿軟,只能靠尤嫂與婢女們架着緩緩而行。

    在場的親眷們見了這一幕,無不搖頭垂淚,心感淒涼。

    「太太,告別儀式結束了,要給老爺蓋棺了。」黃福良抹了一把眼淚道。

    哀樂聲停了下來,柳韻琴似乎醒過神來,拼了命扒住棺材,哇地一聲又哭了出來「廷承…你怎麼就捨得丟下我們啊…」

    姚氏膝下無子,只有黃芳菲這一個女兒,如今黃廷承撒手人寰,除去心裡對他的那些情分,更免不得要為自己日後生活擔憂。此時瞧見柳韻琴哭的死去活來,只覺得精神崩潰,也跟着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

    一眾兒女見她兩人這個模樣,也含着一腔悽然忍不住跟着嚎啕大哭,等到都哭足了,才陸陸續續收了聲。

    家僕們合力將棺蓋蓋上,柳韻琴哆嗦着雙手,在黃鴻燦與黃鴻煊的陪同下,將棺栓插上。哀樂再次響起,桌上跳動的素蠟,伴着男女老少的哭泣,平添了一份悲涼。

    男眷需要去護靈,告別儀式之後都隨着隊伍去發喪。而女眷們則無需送喪,寬慰了柳韻琴,等她止了哭聲睡下,也都各自散去。

    許楉桐隨着林卿卿一道去了她的屋子。

    「卿卿,出了這樣大的事,你也不對我講…」許楉桐不及坐下,便開了口。

    「楉桐,你眼下最緊要的是好好養胎。」林卿卿拉她在自己身邊坐下,「事情已然發生,我再同你去講,那是平添了你的煩惱。」

    「可是你知道的,四哥他最疼我,也許我去求

墨魚甲乙經典小說:幽後傳奇  
相鄰:華娛之白金年代 朝露未晞 貧士 重生之仙帝虎爸 九洲武帝 
語言選擇